科技博客|新闻博客 - 国内最强大的博客网站 » 必威体育 » 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近日试开放

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近日试开放

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近日试开放

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近日试开放

  温州网讯 镌刻于石头上的图案,代表了人类最初的思想;迄今留存于世最早的建筑,也均为石头砌成。坚硬的石头,在漫长的时光里负担了承载人类文明与城市记忆的功能。国庆期间,位于温州市瓯海区上蔡村塘河之畔,新近落成的“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对公众试开放,以石刻为载体讲述温州城市的文化记忆与历史变迁,吸引了大批市民前往“打卡”。馆内展陈隽永,收获赞誉无数,却还不及博物馆本体带给人的震撼。由近80万块明清石砖垒砌而成的二层建筑,本身可谓一件“文物”。

  然而,如此一座不凡的博物馆,不是公办,而是温州民间人士张金成凭一己之力,历时13年,深入温州200多个村落,收集精品石刻与建筑石材,自掏腰包4500万元设计建造而成。

  千姿百态的石雕艺术

  展示城市的历史变迁

  从高空俯瞰,这座设计有露天拾级缓坡、一面坡上栽种有大量绿植的石头建筑,似一座小山丘傍水矗立,散发着沉静的气息,与塘河边上的骑楼、埠头、古桥梁遗迹相生相融,映射出悠悠往日时光。

  走近它,恍若进入深邃的历史通道。博物馆南首入口处,以一座雕刻有“百忍家风”题字的老门台为门面,其上的戏曲人物纹砖雕栩栩如生,美轮美奂。自此迈步,从南往北,沿着博物馆东侧长百余米、最高处17米的山墙缓步而行。左手边的墙体由旧石块垒砌,粗粝斑驳,冷不丁一匹石马从墙中“驰跃”出半身,或有石狮子蹲立墙头“俯视”下方行人,还有描绘着“八仙”等各式人物、花鸟的砖雕及古权、磨盘、瓦片等嵌于墙面充当装饰……十余种几近失传的温州传统垒墙工艺蕴藏其中,朴拙又不失趣味。脚下,绕馆一圈的石头路由不同年岁的条石铺就,漫步五百余米,跨越千年时光。

  行至博物馆北首入口处,大门周边石雕颜色碧绿,石材细密硬朗,细看发现每一处通风口雕刻都有不同设计,或雕刻花卉纹饰,或按不同形态镂空,有的还将圆球藏于其中。博物馆馆主张金成向访客介绍,这般精美的石雕来自温州著名近代建筑陶永泰钱庄,其原主人陶履臣不仅创办了实力雄厚的钱庄,还是温州近代以民间力量兴办的最具规模、影响深远的普安施医施药局和育婴堂的主要创办人。如今,这位近代著名金融家、慈善家留在温州的这处历史印记,与博物馆建筑完美相融,接受着来访者的观瞻与触摸。

  每踏上一级台阶,每抚过一片砖雕,扑面而来的是温州传统建筑的细腻亲和——15座唐宋元时期的古桥石条、689座拆迁民居废墟中的石头、500余件明清时期的砖雕、近80万块明清时期的墙砖,这些从历史建筑拆迁过程中抢救而来的断壁残垣,经修复、复原、重组,共同构筑了这座占地6000余平方米的主体建筑,以及所有细节装饰。

  相比外貌的亲和,博物馆的内在则更为夺目。踱步展厅,阳光透过大片采光玻璃为展品镀上了神采,唐五代飞天人物塔件、五代后梁阿育王塔件、光绪温州官办花园“且园”石匾、明代灵芝供器、清代日晷……展陈中的石刻精品,上溯唐五代、下至清代,大体包括佛像石刻、碑文石刻、建筑石刻等三大类。佛像石刻的雕刻年代以两宋时期为主,碑文石刻多出自温州历史上的文化名家之手,建筑石刻则大部分展示了温州浙南风格典型古建的精湛工艺。馆中展品文物等级较高,其中大部分展品在开馆时系首次公开亮相。与大多数博物馆不同的是,这里所有的展品都没有玻璃罩阻隔,可观看亦可触摸。刀痕深重,岁月纹路的触感,感染着每一位来访者。

  “单车小子”跨界文物收藏

  一头扎进了石头堆

  馆主张金成,皮肤黝黑、体格健壮,一把浓密的络腮胡更是惹眼,言语间豪爽个性毕现。在熟人眼中,张金成是个凡事追求极致的人。青年时代,他曾是国家极限自行车职业运动员,拿过的全国、亚洲、国际自行车赛事冠军有56个。2006年,他成功登顶上海88层金茂大厦,刷新了自行车极限攀登的世界纪录,成为新闻人物。“在体育竞技这条路上,我已做到力所能及的最好,再无遗憾。”出于这种自觉,这位单车小子选择在职业生涯最为辉煌的28岁激流勇退,转而追偿心中未了的文化梦想,跨界文物收藏。

  转行后的张金成自号“青灯先生”,因为最早令他痴迷的,是那一只只充满年代感与浓郁生活气息的古代灯盏。作为运动员参加高原集训时,他在云南一带的集市上第一次见到各式各样的青灯便心生欢喜。退役后,他致力于青灯专题收藏,藏品数量之多、类型之丰、年代之全,全国鲜有。事实上,在石刻博物馆之前,他还曾创办过温州首家“灯文化博物馆”,供自己多年天南地北收集而来的两万多只古灯安家、展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