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博客|新闻博客 - 国内最强大的博客网站 » 生活 » 杨锦炎:部分数字资产机构正转向香港探求合规经营

杨锦炎:部分数字资产机构正转向香港探求合规经营

距离中国香港证监会颁布《有关针对数字资产投资组合的管理公司、基金分销商及交易平台营运者的监管框架的声明》已有一个月,就目前市场对此份监管文件的反应,以及是否有机构积极开拓香港市场等问题,记者采访了火币中国旗下火币律林总经理杨锦炎。

对香港此次颁布的新规,他首先表示十分乐观。

香港新规发布后,部分数字资产机构已在积极行动,将企业转入香港,申请或收购香港的金融牌照以进行合规经营。火币交易平台也在积极探索和响应香港监管沙盒制度。

香港证监会此次颁布的监管文件,对数字资产的基金管理公司、基金分销商以及交易平台均做出规定,特别是针对交易平台推出了监管沙盒制度。杨锦炎称,中国内地也有类似于沙盒的监管方式——“试点”。

在他看来,从三大矿机生产商赴港IPO到此份监管文件的出台,皆表明香港政府对区块链行业采取了较为务实且宽松的监管政策,这有利于更多主流机构和参与者合法合规入场,巩固香港在区块链领域的全球领先地位。

试点是类似于沙盒的监管方式

记者:香港颁布的监管文件称,将对交易平台实施“监管沙盒”制度,您怎么看这项举措?中国内地若实施监管沙盒,需要做出哪些改变,预期效果会怎么样?

杨锦炎:监管沙盒最早是英国使用的监管方式,主要应用在金融科技等创新领域。目前在区块链行业采用沙盒监管的国家不少,比如加拿大、新加坡、中东的巴林等,也有企业通过了当地的监管沙盒测试。

区块链行业出现了很多新的商业应用,比如钱包、矿池等,很多国家都没有明确的监管政策,用监管沙盒进行“实验性”的监管是比较恰当的方式,可以有效地平衡监管和创新的关系。

其实,中国内地也有类似于沙盒的监管方式——“试点”。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中国政策的出台是先行试点,根据试点效果决定是否全面推广。我认为,如果中国内地施行监管沙盒,会比其他国家或地区做得更好。目前来看,海南对于区块链的支持力度还是很大的,期待海南在这方面能够进一步突破。

记者:此前,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顾问、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他表示“国内有些地方政府可以学习香港的经验,根据自己的判断搞些区块链特区”,您觉得这种方式实现的可能性大吗?

杨锦炎:王巍馆长对于传统金融和新兴金融都有着十分深入的见解,我觉得他的建议十分务实且可行。王馆长说的“区块链特区”,其实和监管沙盒、“试点”的监管方式如出一辙。我们期待中国内地能早日推出监管沙盒,以促进行业与监管互动,形成良好的行业发展秩序。

记者:香港监管标准中列出了诸多需要向投资者披露的信息,这个设定的门槛高不高?具体要具备什么条件?

杨锦炎:向投资者披露的信息都是一些基本要求,我认为门槛并不高。比如,托管是非常有效地防止欺诈的手段,在骗子混在行业中的时候,有道德底线的企业很难发展起来,“劣币驱逐良币”;对投资组合进行估值,公示估值的方法、模式等,也是为了保护投资者最基本的要求,基金的收益及亏损都应当公开透明,否则很难避免数字货币基金企业弄虚作假。

根据香港新规,数字货币投资基金获得发牌条件一般有:只向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选择合适的资产托管方案,包括自托管、第三方托管或存放于交易所;审慎、小心地对投资组合进行估值,对估值原则、方法、模式及政策作出合理适当的选择,并妥善向投资者进行披露;设立良好的风险管理及控制体系;聘请会计师对管理基金进行外部独立审计;保留合适的流动资金。

记者:针对香港这份声明,您对将去香港申请牌照的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的管理公司、基金分销商及交易平台有什么建议?

杨锦炎:首先,要有法治思维、规则意识,一个企业要想做强做大必须坚持走在合法合规的轨道上。其次,一定要聘请有经验的律师事务所、中介机构作为咨询机构,否则在合规道路上会走很多弯路。最后,要有足够的战略耐心与监管互动,因为区块链作为新兴行业,许多新问题对于监管层来说也是首次碰到,需要更多互动才能探索出最切合实际的监管政策。

部分机构正在积极申请或收购香港金融牌照

记者:最近,记者从业内人士那里了解到,他们已经开始与香港律师沟通,打算将数字货币投资基金、发行备案都转移到香港,有了解到业内公司入驻香港的情况吗?

杨锦炎:在中国“九四”政策出来前,中国也有数字货币投资基金的企业,后来就转移到新加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