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博客|新闻博客 - 国内最强大的博客网站 » 头条 » 富士康:上市一年仍破发 工业富联的“虚与实”

富士康:上市一年仍破发 工业富联的“虚与实”

2019年7月3日,工业富联股价13.41元,与一年多前的发行价相比,仍处于破发状态。

作为“代工之王”富士康旗下的A股上市公司,工业富联在上市前曾表示将致力于提供以工业互联网为核心的产品设计、制造与服务技术,协助智能制造的产业转型,以打造“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新生态。从一开始,富士康就将与网络设备、电信产品、服务器、存储器、手机机构件、精密工具制造和机器人相关的,其全资及控股的境内31家和境外29家子公司全部装入上市公司这个“大筐”,并通过绝对的股权控制对工业富联施加影响。招股书显示,留给其他股东的股权占比只有5.7770%。

不过上市一周年的股价走势显示,这条工业互联网之路尚未得到市场的认可。6月29日,工业富联举办了上市一周年论坛。工业富联董事长李军旗表示,“我们开拓工业互联网,向平台转型,从制造业转型服务业。这些转型是长期的,还没有在我们的营收利润上体现,所以大家可能有点等不及。”

复盘这一年,工业富联的业绩未能满足业界对工业互联网成长性的想象。不过,通过引入外脑、建设团队、推新平台,工业富联在转型路上有了一些动作。在5G即将到来,物联网建设甚嚣尘上的大环境下,工业富联的工业互联网之路何时能见成效?

“非战之罪”

股价破发,陈永正离开

工业富联上市,创下36天A股最快过会纪录。2018年6月8日,工业富联A股上市,发行价13.77元,当天上涨44%,达到19.62元。随后三个工作日工业富联连续大涨,一度达到26.08元的高点。

不过这也成为其股价的最高峰,4个月后工业富联首次跌破发行价,最低跌至10.99元。此后一路震荡,虽有反扑,但仍处于破发状态。

富士康:上市一年仍破发 工业富联的“虚与实”

2018年10月底,工业富联突发公告宣布人事变动。公告称,陈永正因工作调动,申请辞去董事长、董事等职务,其所负责的公司相关工作已进行交接;董事会选举时任董事的李军旗出任第一届董事会董事长,增补为战略决策委员会委员。

对于陈永正的离职说法不一。有熟悉工业富联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其离职因个人原因。也有分析师表示,陈永正的离职有其他原因。

工业招股书曾披露,1956年出生的陈永正进入鸿海系公司前,曾在摩托罗拉、微软、NBA等公司工作,并在多家公司担任独立董事。1969年出生的李军旗则不同,其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获得机械工程博士学位,且长期担任工业富联子公司基准精密(惠州)有限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是鸿海刀具业务的负责人。

陈永正担任董事长期间,工业富联股价跌破发行价13.77元,市值缩水超过50%。虽然领导层曾表示并不关注短期股价走势,但有着A股最快过会纪录的光环,工业富联的股价一直备受外界关注,而其上市主打的概念工业互联网又是富士康最重要的未来十年战略。陈永正因“非战之罪”而离开,成为多数受访者认可的原因。

就股价问题,李军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做出回应,“我虽然不擅长炒股,但也应该回应我们的股民。外界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十年前,代工也好,传统制造也好,没有看到我们这几年正在推动快速转型,比如说我们投资了夏普、诺基亚,向品牌转型,我们开拓工业互联网,向平台转型,从制造业转型服务业。这些转型是长期的,还没有在我们的营收利润上体现。”

但对于短期内,李军旗表示,工业富联应该专注在自己的战略方向,专注在自己的核心技术,工业互联网是一个持久战,要有战略性的准备。对于上市的目的,这与此前管理层所回应差异不大,也就是通过股权激励吸引和留住人才。

2019年一季度,工业富联启动了2.25亿份股权激励计划,涉及激励对象4000多名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员工。有券商分析师指出,这体现了公司管理层对于长期发展的信心和决心,有利于企业自身健康发展和长期经营团队的稳定。

引入外脑

工业富联“给蛋黄配上蛋白”

2018年9月,李杰成为了工业富联董事会副董事长及董事候选人。

2018年以前,身为美国辛辛提那大学特聘讲座教授的李杰,同时还担任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智能维护系统研究中心主任职务。此时李杰与鸿海和工业富联几乎没有联系。

2000年,李杰与全球85家国际公司针对工业大数据技术进行联合研发,陆续出版了数本著作。他在《工业大数据》一书中阐述的“煎蛋模型”最为外界所熟悉。所谓“煎蛋模型”,即一个核心的产品不仅是一种产品(蛋黄:产品本身),还有很多配套的服务(蛋白:服务衍生的价值)。李杰认为在产品差异不大的情况下,配套服务的差异才是制胜的关键。要给“蛋黄”配上“蛋白”才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这一理论在随后几年不断丰富和完善。

相关文章